打造投资者在线学习平台引领者

风险教育能力提升,改变投资命运

赢家网为免费的在线分享平台,所有付费的投资者教育项目均为司诺教育投教产品

target
当前位置:

资讯 >十年好文 >交易好文 > 正文

十年时间从小秘书做到跨国公司总裁,他是如何华丽转身的?

作者:十年赢家网   标签:十年,总裁   997次浏览    2016.10.27

生于1970年的卫哲,20岁刚出头就成为“中国证券之父”管金生的秘书。此后十余年间,从金融业到咨询业,再到跨国企业中国总裁,他一路顺风顺水:23岁成为上海万国证券公司资产管理总部副总经理;28岁成为东方证券投资银行总部总经理;2000年出任百安居(中国区)执行副总裁兼财务总监,32岁他成为百安居中国区总裁,而且是“最年轻的500强公司中国区总裁”。36岁执掌阿里巴巴。整整一年后,其所掌管的阿里巴巴B2B于香港上市。

2011年,阿里巴巴CEO的卫哲因为身陷供应商欺诈事件,不得不从阿里引咎辞职,媒体用“马云杀卫哲”的标题来形容事件的突然和惨烈。之后,他带着马云给的“伤疤”,开始二次创业。

云端坠落,旁人唏嘘不已,卫哲却说,从阿里辞职是他人生中最闪光的时刻。

把小事干好

卫哲的人生,从一开始就像是计算好的。他喜欢掌控的感觉,高中时就迷上谍战和悬疑类的书,并通过观察别人的肢体语言来解读人心。

1992年,还在上海外国语大学读书的他,因为看了一部电影《华尔街》,对投行产生浓厚兴趣。当时,中国还没有投行,沪深股市成立不到两年。卫哲因为一次翻译任务,争取到去万国证券实习的机会,管金生点名要见见这个年轻人。这一见,卫哲成了管金生的秘书。



+



“中国证券教父”管金生(右二)

管金生对下属很严厉,在卫哲之前,他的秘书很少能干满一年,但卫哲却把秘书干成了副总经理。他的秘诀很简单,就是把小事当大事干,不放过任何细节。

即便端茶倒水这样的小事,卫哲也做得有声有色。领导多长时间喝一杯水,什么时候该加水,什么时候换茶叶,类似这样的琐事,卫哲都拿捏得很到位。

久而久之,管金生对他刮目相看,索性让他替自己写报告和演讲稿。卫哲一开始写得不好,经常被要求返工,还领教过稿子被扔出来的尴尬。但他不气馁,拿回来一遍又一遍地修改,并发誓不让领导为同一件事情骂自己两次。

由于表现突出,卫哲很快就被提拔为资产管理总部副总经理,成为当时国内证券界最年轻的副总。那一年他24岁,可谓少年得志。

然而,即便是最擅长控制的人,也无法抵挡命运的无常。就在卫哲事业蒸蒸日上时,一场灾难却突然降临。1995年2月,震惊业界的327国债事件爆发,管金生豪赌做空失败,锒铛入狱,公司也濒临破产。

老板被抓后,卫哲白天被人追债,晚上找别人讨债,几天几夜没睡觉。那段时间,他想了很多,最大的教训就是,无论干什么事,都不能铤而走险,要学会财务管理。

普华永道史上最年轻的合伙人

环顾全球,财务做得最好的要数四大会计师事务所,其中就包括普华永道。卫哲决定跳槽到永道,学习有关知识,弥补自己的短板。

看到卫哲来应聘,永道的人一开始很犯难:给他个高职位吧,他在财务上还是新手,给他个低职位吧,人家毕竟是副总,一度管着二十多人,有秘书,有司机。然而,卫哲一上来却提出:“给我一个尽量低的职位,就当财务顾问吧!”

这样一个决定,让他一夜之间从副总变成“小兵”。但卫哲却不觉得委屈,反而认为自己占了便宜,不但“免费上MBA”,还是带薪的,“有30个老师可以教我”。

卫哲把新工作当成学习的机会。他的每一次跳槽,最初都是减薪的,但很快他的薪水就会随实力的提升而不断上涨,最后远超上一个东家。



+



在永道,卫哲一年内破格晋升两次,出任融资部经理。1997年,他获得去英国工作的机会。在那里,他主动要求做纯英国并购业务。这又是一个令人吃惊的决定。因为对国外商业环境不熟悉,再加上客户的不信任,他整整半年没接到一单。但他并没有放弃,一面埋头苦研业务,一面发扬“泡开水”的精神,给老外打下手,做好手头的每一件小事。

半年后,他凭借自己的努力,终于赢得第一单。此后,他越战越勇,不仅当上收购及兼并部高级经理,还成为普华永道史上最年轻的合伙人之一。

最年轻的500强公司中国区总裁

永道的工作经历告诉卫哲,合规很重要,无论做什么事,晚上要睡得着。但同时他也发现自己的另一个短板,对执行力关注不够,同时也缺乏管理大团队的经验。

于是,他毅然离开永道,加盟了做建材零售的百安居。在那里,他有机会接触到一个全新的行业,未来还可能管理上万名员工。这符合他的口味。

刚到百安居,卫哲并没有一飞冲天,而是抱着学习的心态,从自己最擅长的财务经理做起。别人能少干一点是一点,他却每年跟老板提要求:给我加点任务吧!

在这种近乎“自虐”的主动请缨中,卫哲负责的工作越来越多。当时,整个百安居有12个部门,卫哲一人就分管了9个!后来当CEO一职出现空缺时,公司上下除了卫哲,实在找不到更好的人选,老板只好让他来代理。

这一代理,卫哲就没再“谦让”过,不但把代理干成了正职,还成为百安居在中国的灵魂人物。2002年,32岁的卫哲出任百安居中国区总裁。

+



在其治下,百安居迎来高速增长期。从1999年到2002年,百安居三年只开了5家店,卫哲上任后,短短四年开了46家,员工也从几百人增加到13000人。不仅如此,2005年他还主持收购了全球主要竞争对手欧倍德在中国的业务,将百安居的营业额从一年前的23亿提升至50亿。在他接手前,这一数字仅为3亿。

卫哲说,在万国他学会用望远镜看国外,在百安居他学会用显微镜看客户和产品。这为他日后跳槽阿里打下了基础。

阿里的痛苦都是我自己找的

2001年,哈佛大学组织了一场中国企业家演讲活动,卫哲受邀出席。会上,他第一次见到了马云。这个小个子的中国男人语出惊人地宣布:要把阿里做成全球最大的贸易网站。此时,阿里刚成立两年。

卫哲心想:这个家伙真敢吹,长得像外星人,说话更像外星人,太不靠谱!不过,马云精湛绝伦的口才还是给他留下深刻印象。在返程的航班上,两人机缘巧合地坐到了一起。一交谈,才发现对方都是金庸迷,还喜欢下围棋。等到下飞机时,两人已成无话不谈的好朋友。

此后的几年,卫哲带领百安居成就霸主地位。马云对这个朋友刮目相看,虽然他一直对职业经理人很排斥,但还是极力想拉卫哲入伙。他说,卫哲改变了他的看法。

卫哲的到来,给阿里带来巨大的变化。上任伊始,他便推进分类管理,将客户分为大中小不同的类型,员工也根据特点进行分类,用标准化的流程来复制成功。同时,他还推动阿里的国际化,积极拓展美国、日本等海外市场。

在卫哲担任CEO期间,阿里的营业收入从2006年的13.6亿增长到2010年的55亿,利润则从2.2亿增长到14.7亿,分别增长了3倍和6.5倍。



随着利润的增长,卫哲和马云的关系不断升温,尤其是2007年阿里巴巴在香港成功上市后,两人更是进入“蜜月期”。但此后,双方在习惯和观念上的差异逐渐显现。

卫哲常年受跨国公司文化的影响,不管做什么事情,永远将盈利放在第一位。但这种做法在阿里内部引起了争议,因为阿里人把价值观看得比业绩更重要。

卫哲为了提高盈利,推出了大量的增值服务产品。这些产品虽然赚钱,但对B2B业务帮助不大,马云开始对卫哲过分强调业绩的做法产生了担忧。

一次,他找卫哲喝茶,意味深长地说:“赚钱只是一个结果,它永远不是一个目的。我真正的目的是创办一家由中国人创办,让全世界骄傲的伟大公司。”可惜,那时的卫哲“执迷不悟”,并没有把马云的话放在心上,依旧在业绩为王的道路上狂奔。而这也注定了他跟阿里渐行渐远。

2011年,阿里巴巴B2B公司经自查后认定B2B平台内1107名“中国供应商”涉嫌欺诈,随后阿里宣布时任该公司CEO的卫哲为此事引咎辞职。媒体用“马云杀卫哲”的标题来形容事件的突然和惨烈。

事后,很多人替卫哲打抱不平。但卫哲却看得很淡然,他说:阿里的痛苦都是我自己找的,因为要改变,所以才会去寻找。这个过程虽然很痛苦,但却受益匪浅。

管金生让他长骨头,马云让他长脑子。

卫哲口中的受益匪浅,是指他在阿里学到的重要一课:再小的组织,都要有自己的价值观,“不能被业绩所绑架,放弃做正确的事!”

回顾自己的整个职业生涯,卫哲说有两个人对他影响最大,一个是管金生,打开了他的战略眼光,让他长骨头;另一个是马云,教会他价值观,让他长脑子。

+



从阿里辞职后,卫哲选择重回老本行。2011年4月,他和以前普华永道的同事朱大铭合伙创建了嘉御基金,主要做互联网、电子商务、消费零售和B2B四个领域的投资。

这个创业决定,一方面是卫哲的理想,另一方面也受到杰克•韦尔奇的影响。当年韦尔奇从通用电气退休后,加入了一个由很多CEO加盟、主要靠运营驱动的基金。

卫哲对这家基金作了研究,深受启发。他说,中国优秀的企业并不缺钱,但缺乏帮他们运营的团队。而运营恰恰是卫哲的优势,他拥有十多年行业高管的经验。

嘉御基金成立后,受到众多大佬的青睐,马云成为第一个投资人,这在很大程度上打消了外界对于两人矛盾的猜测。马云之后,李泽楷等商界大佬也纷纷加入。

在卫哲的领导下,嘉御基金采取了一种独特的投资模式,先提供免费的咨询服务,帮企业解决运营难题,然后再进行投资。对此,卫哲开玩笑说,他们就是“收红包的雷锋”。

与此同时,卫哲认为,烧钱的公司死得快。因此,在选择投资项目时,他坚持两个原则:

第一个原则,要么跑得比别人快,做先行者;要么跑得比别人慢,但绝不跟风。

第二个原则,只投“不在融资状态”的企业。所谓“不在融资状态”,是指企业已经融完资,根本不差钱,但缺乏运营、管理方面的经验。

这两个原则显示了卫哲谨慎的投资风格。

不仅如此,他还要求被投资人必须有正确的价值观,在道德上不能有瑕疵。在阿里,他因为放松了对价值观的监督,不得不引咎辞职。如今,他希望把这个短板“补回来”。



+




卫氏跳槽学

十年时间从小秘书做到跨国公司总裁,卫哲火箭般的升职速度,以及几次教科书级别的跳槽经历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,有人甚至将他的经验总结为卫氏跳槽学。

在2005年出版的《金领》一书中,卫哲向人们披露了自己的职场心得。在书中,卫哲将个人的职业生涯比喻为三张财务报表:资产负债表、损益表、现金流量表。

卫哲认为,在开始工作的前十年,要更多地关注资产负债表,不要太在意薪水和职位的高低,而应该努力工作,拿体力换经验,把资产做大,把负债做小。

很多人刚开始工作,就把眼睛盯在损益表上,生怕公司亏待了自己。卫哲则相反,他在40岁之前的每一次跳槽,都是减薪的,每年考核都要老板给自己加任务。表面上看,他吃了大亏,但实际上,他通过不断弥补短板,能力获得了极大提升。

那个时候,卫哲工作很拼,升职也很快。有同学问他:你为什么升得那么快?卫哲回答说:我每天干14—16个小时,干三年就相当于别人干五六年!


+


卫哲不但拼,效率也很高。他有一套精明的时间管理技巧。在做事之前,他会周密地计算好每一步,然后有规律、有计划地执行。

据他的同学回忆,早在上大学时,就总看到卫哲捧着一个本子,上面记得密密麻麻的。工作以后,卫哲每天只在早晚看两次邮件,而且几乎不上网。他会按照事情的轻重缓急,将邮件分成A、BC三种类型,A类纯资讯,B类近期待办,C类当天必须解决。

对于C类邮件,卫哲会马上着手解决。他主张日事日清,不喜欢当天留东西。因为他知道,事情越往后拖越难处理,一旦有一天木已成舟,就会很被动。

关于跳槽,卫哲有一个很经典的理论——换行不换岗,换岗不换行。在卫哲看来,跳槽不能完全放弃以前的经历,否则会将自己辛苦积累起来的资产清零,得不偿失。

+



从卫哲的职业生涯来看,他也确实遵循这样一个路径,尽管每一次跳槽,行业和职位可能不尽相同,但彼此都有关联。这保证了跳槽时的最低成本。

卫哲虽然工作很拼,但他并不是工作狂,在工作和生活上有很好的平衡。工作之余,他最主要的业余爱好,一个是陪太太逛街,另一个是陪儿子玩耍金融在线直播微盘网微信群

尽管经历过两次严重的职场危机,云端坠落,旁人唏嘘不已,卫哲却说:“如果人生重来一遍,我还是会选择这样的人生,每一步都不会改变。”

0
0

*本文由赢家学院赢赢整理编辑,发布十年赢家网平台,未经许可,请勿转载。


上一篇:正在努力加载....

下一篇:正在努力加载....

热门排行

  • loading....

最新文章

  • loading....
关闭
微信二维码
手机客户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