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造投资者在线学习平台引领者

风险教育能力提升,改变投资命运

赢家网为免费的在线分享平台,所有付费的投资者教育项目均为司诺教育投教产品

target
当前位置:

资讯 >十年好文 >交易好文 > 正文

关于A股股灾的阴谋论,最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

作者:十年赢家网   标签:   861次浏览    2015.08.04

问:如何看待2015年6月29开始的A股股灾,阴谋论是否可信?

答:知乎@徐佳杰


既然你诚心诚意的想要一个阴谋,那我就给你一个阴谋。

这件事,要追溯到2007年的夏天。随着以中国为首的金砖四国国力日盛,加之欧元地位日益稳固,美国不得不为自己的霸主地位担忧起来。美元已经连续10年走弱,市场份额急剧下降,若再不出手制止,超级大国地位岌岌可危。

2007年8月8日,共和民主两党罕见地在安纳伯格庄园秘密会面,筹谋大计。此时的布什即将卸任。

而民主党的候选人奥巴马初出茅庐,意气风发,他在圆桌前第一个发言:“我们要挑动南海局势,让战火烧遍亚洲,及时遏制中国与印度的崛起。”

布什沉默不语,摇了摇头,叹出一口长气,皱紧眉头打量着着这个黑人。心中仿佛在呢喃:“这样冲动的青年,是否真的能够带领美国重夺霸主地位?”

时任美国国务卿的赖斯看出了什么,与拉姆斯菲尔德轻声德商量了会儿,便起身说道:“对待大国,不能用对付伊拉克,或是阿富汗的方法。这反而会加速他们提高地区话语权。”

拉姆斯菲尔德应和到:“确实,挑起亚洲战火对我们本国不利,若引起世界大战该怎么好。”

“那你们谁能给出一个办法!”布什首度发声,声音里透着焦急。

“你们有没有听过,中国的武侠故事里,有一个叫做“七伤拳”的东西。”老谋深算的希拉里左手拖着下巴,深邃的目光看着扫遍圆桌旁的每一个人,缓缓道来:“伤敌一千,自损八百,虽然残酷,但对付中印,尤其是和我们贸易息息相关的中国,却是必杀的绝招。”

“具体方法呢?”一直旁听的鲍尔森问道。

希拉里露出一丝狡猾的笑容,冷笑道:“这就要看我们小神童伯南克的了”。

伯南克抛开手中正在阅读的资料,演讲起来:“具体的计划是这样的,目前我国的次级贷款泡沫已经高企,若不及时刺破,晚个一两年,恐怕伤及自身。不妨趁此机会,找到华尔街来商量,由我们主动点燃危机的导火索。”

“你确定这么做,不会引发系统性的风险的么?”布什焦虑道。

“一定会,不过不要紧,我有信心可以解决它。”伯南克脸上露出一种自信的不屑。“根据我们的模型精密计算,如果引爆次贷危机,危机最先伤害的应该就是金融机构,其中雷曼兄弟一定会因此倒闭。如此一来,全球的资本市场都会受到牵连而崩溃。我已经准备好危机发生后的一切应对措施。我们不能救的太急,太快。主要可以分为四步:首先为财政部的救助方案,我认为首轮7000亿美元已经足够。再由我主导的美联储开启降息,0利率,以及QE,也就是量化宽松,分三轮,在5年内分步实施,延缓自身经济复苏的时间,以拖垮在经济上一直依赖我们的金砖四国。”

“这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,不过量化宽松这样的政策,难道不会引起本国的通胀么?”智囊团的巴菲特此刻第一次发声。

“不会!”伯南克掷地有声的回应:“开启QE之后,新兴市场利率讲高出我们岂止300个bp。我们大量印发的美元就会流窜到全世界套利,引起他国的输入性通胀。此乃一举多得之计。”

“果然是好主意!”巴菲特在台下拍手。“我愿意助你一臂之力,承担1%的救市资金。”

“有巴老相助,那是再好不过的了。”伯南克愉悦道。“另外,我们还有一个敌人,就是欧盟。既然这一次要做,那便一不做,而不想休。”

“看来这是一个连环计?“布什问道。

“炸弹,在早年,我们已经埋下。”伯南克冷笑一声,继续说道。“只要我们的老朋友高盛出手,摧枯拉朽,不到一年的时间,就可以直接整垮希腊,爱尔兰,西班牙,意大利,葡萄牙五国,让强势欧元不复存在!。”

“这的确是个好主意!”奥巴马再度发声,并坦言自己太年轻了。

“行,那就按你说的做,今天散会吧!”布什心满意足道。

“别走,还没有结束。”伯南克意犹未尽。“关键,在于危机之后,我们怎么做!”

“你还有后招?”台下一众人问。

“没错,接下来的计划就由我给大家陈述吧。”耶伦不慌不忙的站起来,开始了他的长篇大论:“我们预计,美国的经济会在2015年下半年度全民复苏。这是个关键的时刻,如果在我们复苏的同时,又不让中国,印度以喘息之机呢?方法很简单,加息!”

“加息之后,我们的流动性收缩,不会伤害我们自身的经济么”。鲍尔森问道。

“这不过是传统的理论!”耶伦反驳道:“事实上,加息之后,全球的流动性泡沫破灭!我们通过QE散落在全球新兴市场的美元回流美国,又怎么会造成流动性的紧缩呢?通过美元回流,全世界的资本市场大跌,我们再通过对冲基金,做空中国的股市!让他的泡沫彻底破灭!”耶伦越说越快,越说越激动,脸上的皱纹都跳起舞来。

“仅仅让泡沫破灭,恐怕不是你的最终目的吧。”沉默了一个多小时的索罗斯,首度开嗓。

“不愧老谋深算,oh,索罗斯,你说的没错。”耶伦继续兴奋地说道:“接着,我们就有了谈判的筹码,MSCI。中国到时候梦寐以求的救市神器。但这个时候,记住了,一定要和他谈妥股权问题!一定要让他明确股权的归属问题!这样,我们的金融机构,我们的企业就可以在血洗的市场里收购中国的优质企业,将他们一网打尽!他们30年的发展成果将被我们廉价收入囊中,我们的世界霸权也将不灭,哈哈哈哈哈”耶伦越说越兴奋,越说越快,忍不住咳嗽起来。台下的众人也跟着拍手称快……

2015年3月,耶伦独自一人坐在美联储的办公室中,盯着中国股市的K线图冷冷发笑,本已皱褶满布的皮肤透出了更多的狰狞。此时上证指数上涨已超过100%。一切都在预料之中,泡沫正在形成,杠杆面临崩溃。正如30年前,捣毁台湾,日本金融市场的剧本一模一样的发展。

伯南克已于前于去年离职。他的新任务就是坐镇华尔街,帮助投行们共同狙击中国。有金融神童在,总能让华盛顿方面更加放心一些。毕竟这次面对的敌人与前几次不同。

耶伦知道,华盛顿方面的担心也不无道理。一旦这个发展中国家全世界最大的政府执意救市,投行们的处境可能极其危险。一定要想办法切断他们的后路。一边如此想着,耶伦的口中边默念着“huijin,huijin"。

她越想越不对劲,赶紧拨出办公桌上,通往中国的秘线电话。电话那一头,安静的出奇,不知是谁。耶伦直截了当的叮嘱:想尽一切办法,让汇金公司在6月28日以前减持四大国有银行的股权,务必做到,否则你就不必回美国了,去西藏直接享受天葬吧!”

只听电话那一头浑厚地恩了一声,就不再出声了。耶伦挂了电话,就前往Citronelle餐厅,与几位老朋友会面。

Citronelle餐厅难得不营业。早早就被几位大佬包下。索罗斯自顾自地吃着羊排,格罗斯读着报纸,布兰克费恩则一遍遍刷着全球各国的资本市场行情。耶伦进来后径直走向他们,在对面坐下。然而他们并未抬头,反而装作什么都没看到。

“最重要的一幕马上就要开始,各位准备好了么。”耶伦边盯着前台放置的Montesano火腿,边问道。

“一切就绪,我们在新加坡市场,日本市场加开了期指空头,防止愚蠢的证监会利用行政手段干扰我们的操作”。历经世事的索罗斯咽下口中嚼不烂的羊肉,淡定地说道。

“我会适时发表一些过激的言论,试探市场的反应。”格罗斯依旧一动不动地看着报纸,皮笑肉不笑地说。

布兰克费恩关掉手机,若有所思一阵后谈道:“我马上就要退休了,无法全程参与这个伟大的计划。不要我要提醒一点,那就是中国央行,这是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。我们很难与他抗衡。”

“不打紧”,索罗斯反驳道:“以目前中国国企,民企的美元债负担程度,央行不可能采取大规模宽松政策来拯救资本市场。否则便是自寻死路。引导人民币贬值,就等于给实体经济套上了高利贷!他们现在是收尾不相顾!”

耶伦听了这轮谈话,稍放心一些。这才叫老板Jonhson点餐。

耶伦回到办公室时已经凌晨1:00。她一脸倦容地背靠在地下室的棕色大沙发上,手里捧着哈耶克的《通往奴役之路》。这位美联储第一任的女主席,从大学时代起,就是有信仰的。崇拜哈耶克,信仰自由主义经济道路,誓将全世界的不符合她观念的政权全都赶尽杀绝。所以她才毅然决然的参与了这个计划,实现年少时的梦。

与耶伦不同。索罗斯则是一个战斗者,一个哲学家,即便宣布已经退休,但至今仍蠢蠢欲动。虽然在89年资助过大陆的XX(敏感词)运动失败,但它仍然对这个神秘的过度心向往之,希望以一己之力,叩开他紧闭的大门。索罗斯当夜就坐班机,回到伦敦的海德公寓里。他打算这这里停留片刻,做一些准备工作,就即刻飞往新加坡指挥,参与这场迷人的战斗。

布兰克费恩联系了德意志银行,邀请他的参与。这家身处困境的大投行急需一场胜利来一扫过去5年的阴霾。高盛也很清楚,他需要一个来自欧洲的盟友,壮大实力。德银是不二人选。

时间很快到了6月25日,以索罗斯为首的几家对冲基金试探性地开始抛售一些权重股,并在海外赎赎回跟踪中国指数的ETF。没想到效果比预想的好,股市当天收盘下跌2%。索罗斯下令所有基金在未来3天内停手,反而要通过沪港通再次购入筹码,尽量维持指数缓慢下跌的趋势,以避免监管部门的注意。

也就在此时,高盛同时在新加坡,日本,英国新开了上百亿的A50空头头寸。

大家屏息以待,等到那位非常重要的政要出访欧洲,这才长舒一口气。

“时机已到!大家放手一搏吧!”。伯南克首先在华尔街下令。

不过多久,索罗斯也命令自己联合的多家对冲基金,抛售手中多余的筹码。市场本已极度脆弱,仅几十亿美元的售出,就在早盘让上证指数暴跌3.8%。

沉着冷静的索罗斯此时不免兴奋起来。他仿佛闻到了恐慌的味道,踩踏的味道,血的味道。

午间沪港通净流出的额度一公布,国内的一些私募基金经理便警觉起来,立刻开了期指多头,准备做必要的对冲。而公募们,券商们,还沉睡在大牛市的没梦里。

下午1:00刚开始,新加坡的富时50指数就被大量空单抛售,一度跌幅超过7%,引发了海外投资者的恐慌,他们开始奋力赎回ETF。几秒之后,QFII与RQFII也加入了抛售大军,并做空期指减少损失。

市场在两点左右正式失控。一路跌破几个重要的整数关口,收盘下跌7.84%。此时,无论是证监会,还是券商,都丝毫没有反应。他们正在期待第二天的反弹。

德银通过华尔街日报,发布了自己唱空中国的言论。对冲基金们开了个短会,一致同意在6月29日,30日重新捡回筹码,一方面是掩人耳目,一方面也是想试探监管部门的水平。再想下一步的对策。

周二周三过得异常平静。外资的行动没有引起当局的注意。他们还沉醉在大牛市的梦里,沉醉在一万点的温柔乡里。

7月1日刚开盘,早已准备好的国际投行们开始动手。大家都以为沪港通的关闭能给大盘带来片刻的喘息,却不料事与愿违。

埋伏在境内的公募,私募基金此时开始了他们疯狂的抛售。尽管买盘依旧汹涌,但坐在华尔街办公室的总指挥官伯南克很清楚,负隅顽抗而已。

14:30,随着买盘的逐渐殆尽,上证指数直线下挫,到收盘时已跌5.23%。

接下来的两天,对冲基金们逐渐加大了在海外的期指空头头寸,胆子愈发大了起来。场内的抛售逐渐放缓,毕竟因为外汇管制的缘故,他们需要保留筹码。

索罗斯就像鳄鱼一般潜伏在水下,冷静观察岸上的羊群。

7月2日开盘,他只是试探性的卖出几手蓝筹,踩踏便发生了。

市场上谣言不断。一说中金所暂停了重要客户的期指做空,一说要禁止做空,禁止融券。

伯南克,耶伦,索罗斯,还有退休在家布兰克费恩同时收到了这一连串的消息,原本准备收手的疑虑烟消云散。

7月3日晚间,X监会发布了”救市政策”。四巨头得到消息欢呼雀跃,通过CISCO的终端开会,打开香槟庆祝。“他们已经黔驴技穷了。奋力一击的时刻已经到来!”索罗斯紧急部对他所领导的37只对冲基金下达了指令,指挥他们在7月6上午一开盘,便在新加坡市场加仓更多的空头头寸,并购入巨量信用掉期合约,对赌中国股市崩盘。

“反身性”的大幕开启,就没有那么容易结束。监管部门的昏招迭出,让嗜血的大鳄们找到了套利的最佳时机。

6日9:30,羊群们饥渴地冲向股票市场,上证指数涨停。索罗斯以及其低廉的代价建完了他的空头仓位。

伯南克造访华尔街日报,匿名撰文,指责中国gov藐视市场行为,粗暴干预市场。国际金融圈为之哗然,愤怒的抛售离场。

7日,8日,上证指数再跌去15%。海外A50期指仅8日一天大跌13%。正是由于T+1和涨跌停制度,这次的做空行动变的异常简单。一旦股票跌停,随着恐慌的蔓延,流动性便会瞬间枯竭,买盘集体消失。一个,两个,三个,索罗斯索然无味低数着被自己打停的股票。

多米诺骨牌的倒下,跌听潮蔓延,流动性消失。这次的狙击毫无技术难度,让索罗斯觉得没有挑战。

大鳄们冲上岸,一口吞掉所有的羊群,心满意足地潜回水面,静待下一次反攻。

伯南克坐在他那60平米的大办公室内,俯瞰纽约的靓丽景色。早已退出公众视野的他,完成这样惊人的壮举,却不愿与人分享。这般低调也是难得。

他再次打开CISCO终端,与其他三巨头商量暂停事宜。见好就收,是杰出金融人的最好品质。他们不希望自己到最后,是被市场打败。

更何况市场的超跌已经非常严重。反手做多,累计足够的资金以图再战才是最好的策略。

伯南克边整理者他为数不多的头发,边在摄像头前手舞足蹈。难怪别人城他做神童,还真是有些童心未泯的意思。

大家你一句我一句说完,伯南克便按照自己的意思向主要投行的负责人发送邮件。隔天,四大投行唱多中国的新闻充斥着美国,中国,乃至亚太所有媒体的报纸。

话分两头

中国方面,实际上从6月29日起,智库就已经意识到了一些不同寻找的资金流入流出。奈何正与美国谈判负面清单,不方便出手干预。他们认为牛市正盛,人气正旺,即便有什么风吹草动,也不至于形成灾难性的后果。

可后面几天的形势大大出乎所有人的预料。无论是Mr.Xiao还是Mr.Zhou都被打乱了阵脚。他们明白一旦市场的恐慌形成,救市犹如抱薪救火。可再不能救也得救。一个,两个,三个,政策像雪片一样飞出去,最终都沉默在大跌的浪涛中。

港股,美股,新加坡股市,甚至是英国股市,做空的力量来自于四面八方,怎么破?跨市场的操纵行为最难监管,解决起来也更加棘手。Mr.Xiao意识到,自己面对的不是国内下三滥的庄家,而是身经百战的国际巨鳄。

证监会召开紧急会议,商讨对策。Mr.Wu提出趁此机会索性开放涨跌停限制和当日回转交易,让流动性打开,我们才有机会打一场漂亮的狙击战。

Mr.Fan则持反对意见,认为这么做只能加速崩盘,让人心更加空话。Wu是自由市场经济的拥趸者,认为不破不立,破方能立。索性通过此次彭攀,彻底解决中国证券市场积弊几十年的毛病,未尝不是一个好办法。

你一言我一语相持不下。Mr.Xiao头疼不已,拍案而起,离开了会议室,大家面面相觑,搞的大家不欢而散。

暗示企业大规模停牌自保,或许只能这么做?Mr.Xiao虽然愤怒,但脑子里徘徊着这样一个想法,加快脚步奔往银监会。

比起高层的慌乱,中金所的举动就更让人压抑了。提高期指保证金,10%,20%,30%。员工开不动,券商看不懂,客户看不懂。申报过既定策略的对冲基金怒不可遏,只能找经纪公司的销售发火。

Dr.Li的及时回国总算是镇定住了人心。央行,只有央行有这个量级的救市!但如果动作太大,引起人民币的贬值,这恐怕是Mr.Zhou不愿意看见的。

Mr.Zhou历经3界政府,可谓元老级的任务,亲身经历过3次经济周期。他明白央行如果出现在资本市场,对于自己的货币意味着什么。满头有多少苍老的白发,或许就是为这个巨大帝国的货币政策有多少操心。

与Dr.Li商量了一夜,最终的方案,就是一份含糊不清措辞的公告。声明央行愿意为证金公司提供流动性,但不公开数额。在一个模糊的预期下,没有重量级的对手敢妄动。

公告发出的第二天,股市未见起色,但离岸人民币市场的一池春水却被搅动。CNH下跌0.44%,创3个月新低。

“乌合之众”。Mr.Zhou盯着央行办公室内巨大的电脑荧幕笑道。本来悬在半空的心逐渐落地了。游资容易对付,甚至不用对付。但Mr.Zhou为了谨慎起见,扔抛售了相当数量的美元并买入本币,CNH当日收盘勉强翻红。

再来说说银监会吧。那日Mr.Xiao暗示企业大规模停牌,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。上市公司趁着这一次大牛市搞股权质押,一旦跌到平仓线,灾难势必扩大到实体经济。他希望打个时间差,和银监会商讨,怎么通过修改规章制度,让质押的股权不被平,直到牛市回归。

然而Mr.Shang是不会同意这样的建议的。他也坐过证监会的位子,知道这个山芋有多烫手,知道眼下的危机有多复杂。但若同意了抵押物跌破既定价格不平仓的提议,万一风险急速扩张至银行系统,他担罪过可就大了。Mr.Shang以他标准的僵尸笑脸回绝了Mr.Xiao.
Mr.Xiao明白Shang在盘算着什么,只能就此作罢。他晓得,必须有人来担责,否则一切的措施都无法开展。然而他们这个级别的官员,恐怕是不够的。
8日下午,水云榭内,Dr.Li 一人看着瀛湖,听着穿林打叶的雨声的发呆。证监会与银监会的争执他从闲言碎语里已经听说了些,对这样的事情,从底层摸爬滚打上来的Dr.Li 除了叹气摇头,还能做什么呢。大组织,大机构内,没有人会对具体的事件负责,所有人只对自己的职位负责。老毛病没有那么容易改。

他知道,最后承担责任的,一定又是自己。无论这些政策制定以后,规则修改以后,会造成什么样难看棘手的局面,也得硬着透皮上。

本应退休的Mr.Zhou更是深谙世事,对着市场哭笑了。拆解,再融资,担保,贷款。市场要什么,我就批什么,我就给什么。他这样想着。管他之后,洪水滔天!

反转

索罗斯长岛的家里,汇集了这次的胜利者们。伯南克,格罗斯,布兰克费恩,约瑟夫阿克曼,还有一众跟着吃食的对冲基金经理们。马上就要发布FOMC会议纪要,耶伦没有办法离开联储。她依然躲在阴冷潮湿的地下室里,半笑不笑的对着CISCO终端,与“战友们”一同庆贺。但她心里想的,还有更多。

这一次虽然没有直接摧毁中国经济,却让人民币加入SDR停摆,上海原油期货暂停,深港通暂停,那个大国摊在明面的上的战略恐怕要延后一两年。

疯牛,疯熊,疯牛,疯熊。这样的循环中国怕是摆脱不了了吧?想到这,耶伦老太的皱纹挤到一起,缝隙里透出让人浑身战栗的冷来。怒目圆嗔的喊停了大家的欢呼。

“从明天开始,反手买入中国的股票。为下一次可能的战栗筹备粮草。”

大家还没反应过来,耶伦就关掉了终端。

很莫名的指示。但大多数人仍表示会照做。

另一边

9日上午,一切如预料般发生。一张张政令,一次次救市,大疯牛又启动了。当日上证指数千股涨停,惊坏了一众外国媒体。

Dr.Li并不高兴,反而紧急召开了秘密会议,商讨下一步的对策。根据这次大数据的追踪,计算,可疑的买卖,做空被曝露在阳光底下。

“这些在境内的小喽喽不足为惧,不妨让公安部去抓人,敲山震虎,让他暂时收敛。”Mr.Xiao说道。

Dr.Li点头默认。并示意:“有可能的话,放慢人民币国际化,暂停原油期货的发展进程,放缓深港通。我们需要再做筹谋,进行反击。不能让境外势力觉得,中国来去自如,是他们的取款机。”

另一边Mr.Fan发声了:“我们这次面对的敌人,很可能不仅仅是对冲基金那么简单。来势汹涌,必有更大的人物筹谋。下半年美联储如果真的加息,中国的流动性恐成难题。我们需想万全之策。Zhou行长一行已经去了金砖国家峰会。我相信这个问题会被讨论到。联合可能的朋友,稳定住新兴国家的汇率,才是最要紧的一仗!现在只是序幕。”

Mr.Shang认同了他的言论。并适时把注意力拉回自己。“我们要培养一批银行家,一批投行精英为我们所用。否则每一次我,我们都难以主动把握金融市场的动向。”

“秘密小队前往美国深造学习的计划5年前已经启动了。他们被伪装成了普通的留学生,毕业后混入四大投行学习。如果没有算错,年底就将回国。” Dr.Li补充道。“师夷长技以制夷,如今只希望他们争气。”

“另外,派遣国安局精英潜入国内金融机构,肃清间谍同样很重要。”一直沉默的Mr.Guo首度发言。

各部门就按照今天会议的结果,把任务分配下去,小Guo留下我,和我一起起草文件吧。

尾声

整个市场都因为股市而欢呼雀跃。只有上海附近的一座小岛,连天上的云层都显得格外紧张。

Mr.River在自家的海上庄园里品茗。时而有下人向他汇报事件。一会儿是美联储的耶伦说了什么。一会儿是水榭那儿讨论了什么。他一言不发,时而点头,时而叹气。

西装笔挺的Mr.W.River进来,支开了所有的下人,附耳言:“耶伦那边正在筹划下一次的反攻。而当年我们收养的孤儿要回国了。”

“孤儿?你说那帮后来被Central送往美国投行深造的孤儿嘛?”Mr.River挺起身子,认真倾听起来。

W.River说:“是的。他们牢牢还捏在我们手里。”

River:"好的,这样就没有问题了嘛!当年培养他们,就是希望他们为我们,哦不对,为祖国效力嘛。你安排一下,他们回国以后,务必陆续回来见我,我有指示。”

“没问题,我已经通知了。父亲您休息。"W.River留下一份窃听纪要,就退了下去。

Mr.River不耐烦的翻着纪要,拍打木椅,口中还念念有词:“这帮美国人啊,总想动不动搞出一件大事情!他们有一点好,看到哪里有钱赚,就跑的比谁都快!水平呢,也是有的。

但是啊,两边的人,不管我们这边,还是他们这边啊,都是Too simple, sometimes naive. 我是谁啊,我是经历过大事情的人。必要的时候,看来我还得出手啊。

最后:有人问我对于发动金融战是什么看法,我的回答为下图:

为什么还有人问我要数据,没看出来这就是意淫么!脑洞有多大,阴谋就有多大。

本故事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纯属巧合。

0
0

*本文由赢家学院赢赢整理编辑,发布十年赢家网平台,未经许可,请勿转载。


上一篇:正在努力加载....

下一篇:正在努力加载....

热门排行

  • loading....

最新文章

  • loading....
关闭
微信二维码
手机客户端